教育平台

详细信息

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教育名言 > 文章

志愿者遥歌:视助人寻亲为拐杖支撑自己生活的希望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6-12

  考生居民身份证失效、遗失或更换中的,凭有效期内的临时居民身份证或考场辖区公安派出所出具的注明有效期限的临时身份证明方可进入考场参加考试,其他证件(证明)均不能代替居民身份证参加考试。(四)应试人员要自觉维护考试工作场所秩序,服从考试工作人员管理,遵守考场纪律,若有违纪违规行为,按《专业技术人员资格考试违纪违规行为处理规定》(人社部令第31号)处理。有违法行为的,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处理。(五)应试人员答题前要仔细阅读应试人员注意事项(试卷封二)和作答须知(答题卡首页),应使用规定的作答工具在答题卡划定的区域内作答。

  在报刊上发表大量经济、政治评论。阎学通,1952年12月7日生于天津。成长在知识分子家庭,曾在黑龙江建设兵团度过九年劳动岁月,1982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获学士学位;1986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获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1992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1982年9月-2000年6月,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历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对外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主任等职。

志愿者遥歌:视助人寻亲为拐杖支撑自己生活的希望

  正在上网的遥歌。

  张阿姨又一次给遥歌打来电话,一如往日,讲述她失踪的儿子彭天祥。

  2008年8月10日,6岁的彭天祥出门玩耍,之后便杳无音信。 警方怀疑,他在江边玩耍时意外落水,早已不在人世。   10多年过去了,家人已返回家乡河南,张阿姨却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时时日日牵挂,60多岁的她,独自一人留守在当年生活的湖北武汉。   每隔一段时间,张阿姨的电话定会“如约而至”。 遥歌耐心听着、回应着,用略带湖北口音的普通话开解她,“事情过去10多年了,你自己的生活总要继续下去啊,还是先回老家吧!”  认识张阿姨两年多,遥歌无数次接到张阿姨的电话,无数次重复同样的话语,可一个母亲内心深处的“执念”却始终无法消解,遥歌知道,那是沁入骨髓的“丧子之痛”。   彭天祥,是“宝贝回家”的第174414号案例。 加入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8年,遥歌共接触案例240余件,但他不太记得帮助多少人寻亲成功。 他能够记住和无法释怀的,是无数的“寻找中”,无数的“张阿姨”,以及无数的“彭天祥”,那些找到家人,皆大欢喜结案的,反而没太多印象了。   对于遥歌来说,那些触动内心的疼痛感有迹可寻,似乎都来自他32年人生中最悲伤的部分。

  遥歌本名郭松林,湖北仙桃人。 12岁那年,一个“踉跄”改写了他的人生。   右侧大腿骨折,骨头迟迟不见生长迹象,骨间约10毫米的缺口难以愈合,他患上了跟哥哥一样的疾病——骨纤维异常增殖综合征。 起初他能坐着,后来渐渐只能卧床平躺,翻身都会有骨折的危险。   病床上,他回忆起因病离世的哥哥。

那时他6岁,不谙世事,只知道哭,却依稀记得17岁的哥哥离开时眼里是无言的不舍,记得母亲面对哥哥的离世,撕心裂肺恸哭到说不出话来。   同样的疾病,让10多岁的郭松林陷入低落情绪。 然而他忘不了哥哥弥留之际的嘱托:“我离开后,你就是家里的希望,将来一定要撑起这个家。

”病程中深陷疼痛和绝望,才让他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哥哥的嘱托意味着什么:人生没有选择,只有坚强起来,自己和家人才会好过一些。

  没办法去学校读书,他在家里自学;后来有了电脑,他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买书自学电脑维修知识,接触简单的平面设计……“我要对抗脑萎缩,避免与社会脱节,至少不能成为家里的拖累”。   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2010年年底,郭松林决定利用闲暇时间做点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浏览到宝贝回家网站,一个个鲜活的寻亲案例,让他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哥哥离世时母亲绝望的样子。   “哥哥没办法回到我们身边了,但那些丢了孩子的母亲,是有机会找到家人,重新团圆的。

”这个突然萌生的念想,让郭松林激动不已。   “我可以成为志愿者吗?”郭松林试探着问道。   “当然可以。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复,顺利加入到“宝贝回家”寻亲志愿者队伍。   那一刻,郭松林鼻子一酸,忍不住哭了,“原来我也可以帮助别人。

”  遥歌这个名字,正是加入“宝贝回家”时他特意给自己取的,“遥远的歌声”,寓意父母对孩子回家的呼唤。   从加入“宝贝回家”开始,他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比对和扩散寻亲信息,与寻亲者电话沟通,帮当事人出主意寻人。 如果发现登记的父母寻子与孩子寻家的信息相似,便再次一一核查细节,通知当事人做DNA采集。 他给自己定好每天的目标,“今日事今日毕,完不成便不睡觉”,这份志愿工作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从寻人到整理案例,再到成为家寻板块的版主,遥歌坚持了8年,已然成为宝贝回家志愿者中的“元老”。 有些志愿者会因为无法寻亲成功而感到挫败,中途退出了志愿者组织,而遥歌却正是因为数不清的“挫败感”坚持了下来。 “可能更加理解那种失去亲人的心情吧,也更愿意花时间去陪伴和开解他们”。   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长期通过电话和网络跟遥歌联系,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也没人知道他的所有志愿服务工作都是躺着完成。   “他就是特别热心,很阳光的一个人,对网友有求必应。 ”宝贝回家工作人员夏女士说,一直到2016年,他母亲重病,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在网上发帖求助,无意中被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发现,他才说出自己身患重病的实情。

  遥歌从不觉得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更不愿意大家把他当残疾人看待。 在遥歌的身上,有股子豁达劲儿,生活虽苦,却让人感受到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 夏女士希望更多人了解和看到这个充满正能量的年轻人,她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宝贝回家”,加入到寻亲队伍中。

  提起志愿服务,遥歌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不能像其他志愿者一样去实地核实信息。

比起他人,他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接触当事人,但囿于身体原因,他只能把自己藏在幕后。

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希望,那就是重新站起来。

  一家公益基金为遥歌发起救助活动,25266名爱心人士参与其中,筹集了96万元手术费,用来帮助遥哥重新站起来。   2018年6月,遥歌完成了第一期手术,如今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康复科进行后续治疗。

“可以在减重跑台上面扶着走一小会儿,主要以肌肉强化和功能训练为主,药物为辅。 ”遥歌说,如果顺利,预计下半年会再进行一次手术治疗。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帮他。 遥歌感叹,“助人者人恒助之”,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随着身体状况一日日好转,他开始筹划将来的生活。 从前,他依靠网上接包装、海报设计工作来维持日常开销,填补寻亲的电话费。

“将来身体状况更好一些了,我想开个电脑维修店,养活自己和家人”。   遥歌始终记得这样一句话:一个志愿者就是一把泥土,但我们存在的意义,不是被淹没,而是与无数把泥土聚集在一起,成就一座山峰,一条山脉,一片群峰。 “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聚小力筑大爱”。

  很多人说,遥歌是他们寻亲路上的“明灯”,指引和抚慰人心,可是遥歌却觉得,“宝贝回家”和无数个家庭就像他的“拐杖”,支撑他找到生活的“希望”:希望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希望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希望有一天可以“天下无拐”……也正是这些“希望”,让遥歌保持着良好的心态,“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  许亚薇来源:中国青年报(责编:初梓瑞、连品洁)。

产品分类

教育平台首页
CONTACT US

高性能泡沫玻璃
无污染泡沫玻璃
改性泡沫玻璃应用
教育平台IOS
正品泡沫玻璃
优异改性泡沫玻璃
墙体岩棉板